必发娱乐场网址 - 骑车回山东|行走江湖 DAY3

必发娱乐场网址,说实话,累了一天了,晚上还要写写总结,是很虐心的!真心觉得从到尾做好一件事很难。不是因为不会做,而是觉得坚持下来太辛苦了。从泊头出发的时候天气还不错。路程过半,离山东渐过,心情也随之有点飘!晚上睡得还不错,起来没觉太疲倦。

告别老板,出发前进。听说泊头的清真寺有名,第一站决定去看看。早上天气特别好,眼前的清真寺与蓝天白云呼应,特别气势。觉得奇怪的是这里的清真寺并不像电视里常放到的新疆那样的清真寺的样式相同。房屋的建筑大部分类似北京故宫里的样子,更像是一座庙宇。

据说这是当年康熙大帝谕旨建造。清真女寺的主人甚至夸张的爆料说是当年皇帝顺着运河南下,本来打算到更远的地方去建造,可到了泊头,水路走不通了,只能把东西扔着,搞了这么个不说清真不清真,说仿古不仿古的地方。北边是男院可以进入参观。进来右手边都一排排大房子,里面空间仿佛很大。其中一扇门外挂了个沐浴室的牌子。门前的小黑版上粉笔写着几个字,好像是一个时间表。正疑惑着,沐浴室里头出来位阿訇。其实我对回族并不了解,只是旁边另外位说:你叫那个阿訇给你解释下!年轻的阿訇到是很热情给我解释。小黑板上写的是阿訇们做祷告的时间表,每天做功课的时间不一样,太阳升起是不能做。黑板上的时间就是禁忌。

我问他上面的汉字是什么意思,他说那是波斯叫法,然后就跟我说他着急到别出去办事,不给我解释了。不知道他是真有事,还是觉得我刨根问底以至于他回答不上来而找托词。从偏门进入后院,看到院子的一角一个老人靠着栏杆在暝想着,远处小女孩满嘴咿呀的再跑。起初还以为老人是个有休为的阿訇,所以没敢打扰他。悄悄到直到大殿前,透过窗户看到里面的场景。从装饰来看,确实是清真作派。绕到正门前,又一块小黑板,上面写着一则通知。字体漂亮,心里还默默把这成熟的字体归给了前面的老人。抬头看到了是前面女阿訇说到的源与康熙大帝建殿的始末。

转身正准备下台阶去前面看看时,老人发现了我。我主动上面与他招呼,并问他老人家是不是这的得道阿訇。老人告诉我说他只是附近一普通民众。这个答案让我多少有些失望,本来以为能从他口头问得些关于这里的变迁呢!当然你可能会疑问,为什么能弄到这样角度的照片呢?后面好多都是这样。其实我是拿着自拍杆,在与他们聊天时偷拍下的。前面的这个小楼似乎才是真正当年康熙大帝的原作,一个个木棍证明他已经是存在了几百年了危楼了。檐头下那块用铁条箍起的残碑更能说明他曾经被风吹雨打过。留下一张全景撤身到停车的地方。清真女寺是后修建的,前面在阿訇们的世界做祈祷这个事还是男女有别的。

太阳渐高,不舍离去。顺着清真小巷子向东走。其中一家门前放着三只鸟笼,猜想他们的主人应该是阿訇,不然不会让小鸟沐浴这清晨的阳光。只是鸟人不懂自己脚下写提汉字是什么意思?有时觉得人很无聊,只要看到一面干净的墙面就想上去喷个小广告,也不管有没有广告作用。假如它们真懂得,那被包的小姐又是哪位呢?我想那只鸟肯定烦感那些到处涂画打小广告的人!

对京杭大运河的了解,只停留在隋炀帝沿河南下寻欢作乐的印象。不知道是被历史教科书误导还是自己本来没好好学,一直幼稚的认识是京杭大运河只是皇帝为享受而弄的一个劳民伤财和项目。倘若不是我细心的发现河水是向北流的,也许永远无法被普及到搞这个运河项目主要是为了漕运。后来自己又自觉到网上延伸了下,运河的作用不仅于此。

泊头距离北京大约200公里,从地理位置上说离北京也不远,可早饭桌上那卖豆芽的老哥竟然从来没有离开过泊头。看停车吃饭,主动要我坐他身边跟他讲讲天子脚下有什么不一样的体验。其实我对北京的心情是复杂的。节奏太快是真话。早餐店听着说起北京,也凑过来讲他当年在北京牛街开店的没开森的经历。那还是老江主政的98年左右。政府为了凑数暴乱分子强行把他的家人抓去的故事,他曾经找过派出所所长求情放人,所长却是放人可以,你必须去找来其它人凑数。后来,后来,我也不知道后来如何了。这全当是娱乐吧!

在前往路东光县的路上碰到了泊头的小弟。问我是不是骑车回山东的那位。把手机qq群里的照片给我看。没错,照片上的人确实是我。这下又伴了,合影个影得瑟一下是必须的。更让我们高兴的是我们使用的手机是同款同配,只是颜色有别。呵呵,也许是有缘人吧!他去霞口镇,顺路一起。104国道修路,不是特别是顺,走走停停。不一会大腿根就隐隐作痛,有点跟不上他的节奏。真是年轻火力旺,一个小加速就把我甩老远。一起去了东光森林公园看了看。如果是夏天也行景色会更好些。调头南向时告别了他。哦,忘记了,他叫文韬,高二,学的美术,据说文化课成绩还错。祝他将来能考个好大学吧!当我到达宁津时还留言关心到哪了,休息何处。在此谢谢他的关注。有时候就是这样,一个陌生人的关心反到更让人觉得感动。希望将来的某一天,我们还能有交集。

在通往东光县的路上没走多远,实在大腿不舒服,就做下来看路过伐树的人位。其中一个年轻人问我这杨树的枝丫有没有哪个造纸厂收。我说告诉他是我印刷专业出身,造纸是必休课。

很肯定的告诉它像树枝丫这种下脚料造纸厂是不收的,纤维含量太低,造出的纸强度不高。也不知道自己说的对不对,就假装下专业人士吧!东光这个地方主要产业是纸箱类包装机械和化学。至于对化学的体验是,一个挖掘机在拆一个高大的化学罐塔,股股刺鼻烟雾到处飘散,呛的让人远处躲藏!

来东光的这一印象不好。前行的路上看到一位衣着褴褛冬装的残疾老者,正好也骑累了,把带着士力架送他几个招呼着坐在路边闲聊。他应该是智力和听力都有问题,总是答非所问。绕了好我,才知道他是单身汉,小时候被电弄残了胳膊。偷偷了拍了他,也许他发现了,但他又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我在想:我这个受过教育的人和他这个大字不识的人眼里的世界有什么不同呢!我知道的多,想的也多。他知道的少,他想的也少。一身衣服就可以春夏秋冬,一口东西就可以过一天。而我呢?受过高等教育就能完全解决这些问题吗?也不是。我也一样在为生存奔波。在对于生活态度,我甚至没有他过的坦然,无论我如何挑起一些再我看难以回到的生活难题,他都是满脸笑容的呵呵一笑。实在问不出些什么了,我推车准备前行,抬头瞬间发现被一个反光的东西晃了一下,定睛搜寻,好像是一枚5分的硬币。我吆喝他去捡,他高兴跑过去拾起,然后转过身送我副笑脸道:呵呵,是钱!

之前早与大炳有约希望到他的老巢看看,机缘不巧,只能在马路边了。跟他聊聊他离开北京后又发生的什么以及近况。想想当年住个屋里,他的过去我是知道些的。当年还成家的他,如果已经是孩子的爸爸了。妻子儿女不在身边,这些年沧州北京两地奔波,生活的也十分辛苦。而今夫妻团聚,终于圆的梦想。

而现在我也走了路却也跟他一样。有时候想不明白这是怎样了一种轮回。这个现实是什么制造下的。历史的潮流总会人们留下难题!至于吴桥没有什么好记录的,杂技之乡。出城向东奔宁津!经过一路的辛苦,终于出了河北。过桥的时候,看到河滩里种的小麦特别的壮观!跨过省界的那一刻起,一种久违的亲切扑面而来,虽然这里自己出生的地方。

路过保店买水时,看老板娘在绣十字绣。我地去招呼,随口说道:您这架式是整一清时上河图不成?老板娘一脸惊讶:兄弟,你也太有才了!这图我绣了两年了,还没到一半呢,全长22米!流弊二字差点冲出口!她这这东西是在在天津买的,原料花了1万多,还是这东西卖家也回书,一幅60多万!这个惊讶的是我!难怪历史上会把绣这门手艺看得如此之高!绣这个东西除了有工艺价值,还是时间价值,收藏价值…………。

来到宁津,觉得这里似乎特别高大尚。高大的车站,大气的文化广场。更让我开眼是开骑电动三轮,在马路上溜牛的老大爷!相当的豪气!宁津,中国实木家具之乡,北方市场占有率超高。另外五金也这强项。小麦的种植也是相当有名。

今天不在听到有人说骑的慢,开始有人说速度挺快的了!100km,里程不突出,明天的路似乎很长!

阅读源文请点击: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zmde0mdexmw==&mid=402535605&idx=1&sn=d5cf4d6290ecd6b3793d6689e6bfbb30#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