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北京9月20日电(记者卢俊宇实习生单博文)17日,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刑法学会名誉会长高铭暄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他是当代著名的法学家和法律教育家,也是新中国刑法的主要创始人和先驱。作为参与制定新中国第一部刑法的唯一学者,新中国第一位刑法顾问,改革开放后第一部法学学术专著的作者,第一部统一刑法教材的主编,他为中国刑法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做出了巨大贡献。最近,新华社记者采访了高铭暄教授。

作为法律领域的唯一赢家,我深感荣幸和感激。

当高铭暄教授成为法律领域唯一的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时,他谈到了三种感受。首先,他感到非常惊讶和荣幸。“做梦也没想到,我能得到这么高的报酬。作为法律领域的获奖代表,我感到这一荣誉是沉重的,同时也在法律领域发挥了鼓舞人心的模范作用。”

第二是感恩。“我在研究生院入党,自从我第一次接受党和国家的训练和教育以来,已经有60多年了。我对党和国家也有深厚的感情。因此,没有党和国家的精心训练,没有法律界的集体智慧,我不可能赢得这个奖项。”

第三,荣誉意味着责任。荣誉越高,责任越重。“我的座右铭是:活到老学到老。虽然我年纪大了,但我仍然尽力保持年轻的头脑。我仍然必须自觉为国家和人民服务。我会尽我所能工作,简而言之,我会尽我所能。”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刑法学会名誉会长高铭暄接受了本网站的采访。(单一博客帖子/照片)

他认为刑法是他一生中最喜欢的。

1928年5月,高铭暄出生在浙江省玉环县的小渔村仙地村,三面环山,南临东海。他的父亲曾经是一名法官,他的正直对他未来的法律生涯有很大影响。

1947年,高中毕业的高铭暄同时被浙江大学、武汉大学和复旦大学录取。考虑到父亲在杭州工作,他选择了附近的浙江大学,并按照自己的意愿进入了法学院。就这样,高铭暄与法律有着70多年的联系。

高铭暄只在浙江大学呆了两年,在那里他遇到了他的导师李浩培,李浩培带领他专攻刑法。“他非常有条不紊地教学,讲了许多生动的案例。这真的很迷人。”这使他对刑法更感兴趣。两年后,浙江大学法学院被撤销。他的一些同学选择工作或转到其他专业。然而,高铭暄并不想放弃学习刑法的理想。因此,在导师李浩培的介绍下,他通过时任北京大学法律系系主任的费青被调到了北京大学。

1951年从北京大学毕业后,恰逢中国人民大学从北京大学法律系招收10名研究生。“我很高兴能够继续深造。我还接受了苏联专家的教育,并能够接受新的法律教育。”在中国人民大学两年的研究生学习期间,高铭暄学习非常好,在所有科目上都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学校让他留在学校。从那以后,他在中国人民大学开始了他的法律教育生涯。1954年,他开始参与制定新中国的第一部刑法,直到1979年7月1日新中国的第一部刑法草案获得通过。

在随后的40年中,高铭暄参与并见证了1997年《刑法》的颁布和关于《刑法》修正案的讨论。

“我一直在努力将中国的刑法推向世界,并与其他国家沟通。”高铭暄老人爽朗地笑着告诉记者,“你说,有了这样的经历,我能不热爱刑法吗?总而言之,我要这碗米饭!”

向合法继承人发出一个信息:我们必须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

作为一名著名的法律学者,高铭暄教授是中国第一位刑法博士导师,从而结束了中国无力培养刑法博士的历史。迄今为止,他已经培训了64名刑法医生。

“教育是我的职业,科学研究是我的生活,”高铭暄直言不讳地说。对于初级法律专业人员,高铭暄教授提出了四点建议:第一,我们必须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特别是对于法律工作者。热爱党,热爱国家和人民,注重道德修养,不违反纪律和法律,更不要说犯罪。其次,我们必须努力学习。他建议年轻人学习更多经典的法律作品来开阔视野。我们应该掌握两个机构出台的更多新的法律政策和司法解释,研究更多指导性案例和典型案例。第三,年轻人应该经常锻炼。只有当他们健康时,他们才能为人民服务。此外,除了学习法律知识之外,还应该有美学观点,比如培养一些艺术修养,这可以开阔一个人的眼界,锻炼一个人的个性,这是对生活的一种很好的调整。

谈到新中国成立以来的法治建设成就,高铭暄认为我国的法治建设相当伟大。70年来,我们基本实现了民主科学的立法,实现了公平有效的司法,实现了广大公民守法,实现了普法与法制教育相结合,不断扩大法律人才队伍,不断丰富预防和惩治犯罪的经验和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