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投注历史记录 - 周恩来第四次大手术前令人痛心的一幕

比赛投注历史记录,文/秦九凤

1975年9月20日下午,是周恩来住院后的第四次大手术,当时的中央领导人邓小平、叶剑英、张春桥、李先念和汪东兴都来到了医院,以便随时知道手术进展情况,了解手术结果。万一发生意外,还可以代表毛泽东和党中央当场下决心。

就在医生、护士们紧张地为手术做准备时,周恩来突然想起了什么,要在现场的工作人员赵炜回他的西花厅办公室,从保险柜中拿来1972年6月他在中央批林整风汇报会上作的《关于国民党造谣污蔑地登载所谓〈伍豪启事〉问题》的报告录音稿。周恩来用了很长时间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然后用颤抖的手签上自己的名字,并注明了签字的环境和时间:“于进入手术室(前),一九七五.九.二十。”

据周恩来保健大夫张佐良回忆:

中央领导人在休息室等候,专家已进了手术室,穿上手术衣,戴上手术帽子和口罩。各科专家分别站到自己的工作位置或仪器旁。一切准备工作都已就绪,静候周恩来尽快进入手术室。

这个时候,周恩来正在卫生间看东西,门虚掩着,护士就等在门外。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过了三十多分钟,仍不见他到手术室去。在门外走廊里等候的人们开始焦急了,你看我,我看他,大家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就这样,邓颖超、张佐良先后悄悄走进卫生间,见到周恩来正在书写。他写的什么呢?

据周恩来军事秘书张作文、邓颖超秘书赵炜他们回忆,周总理当时头脑十分清楚:这次进手术室后很难预测自己是否会躺在手术台上起不来。因此,他要把关于自己政治品德的后事交待清楚。这就是国民党特务当年在上海中外报刊上炮制的“伍豪等脱离共产党启事”。这件事无论是在当时上海的临时中央还是江西的中央苏区,都已经清清楚楚,是国民党特务造的谣。因为顾顺章、向忠发相继叛变后,周恩来已无法在上海继续领导地下斗争工作。于是中央决定周恩来撤到中央苏区,这个谣言在上海见报时,周恩来已进入中央苏区两个多月,只是由于严格保密,国民党特务无从知道罢了。

◆心忧党和国家命运的周恩来。

谁知三十多年后的“文革”时期,社会上竟然刮起了“周恩来是无产阶级的可耻叛徒”的邪风。他们的主要证据就是当年上海报刊上刊登的“伍豪脱党启事”。洋洋得意的江青如获至宝,她于1967年5月17日给林彪、周恩来、康生写了一封信,把天津南开大学造反派组织“八一八揪叛徒集团战斗队”从故纸堆里找来的《伍豪等二百四十三人脱离共产党启事》抄件一一放在他们面前,还在信中写道:“他们查到了反共启事,为首的是伍豪(周××),要求同我面谈。”

这是江青对周恩来的公然挑衅:在“文革”中,原本忙得焦头烂额的周恩来没有想到“抓叛徒”竟也抓到了自己头上。他知道在那清浊不分,是非不辨的特殊时期,凭这些子虚乌有的东西也足以能致人政治上、生命上于死地。他马上派自己身边工作人员到北京图书馆,借来库存的当年登载“伍豪启事”的报刊和后来我们党在报刊上反击敌特的相关资料,然后进行梳理。据赵炜回忆,那些旧报纸太多了,堆起来有她两个人高。周恩来在进一步理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于1967年5月19日,也就是江青给他写信的第三天,他在江青的信上批道:

伍豪等脱党启事,纯属敌人伪造。只举出二百四十三人,无另一姓名一事,便知为伪造无疑。我当时已在苏区,在上海的康生、陈云同志均知为敌人所为,故采取了措施。

与此同时,周恩来当天还给毛泽东写了信,信中除了说明是敌人当年伪造外,还请示是否与有关人员再约谈一次。毛泽东在接信后批示:“交文革小组各同志阅,存。”然而事情并未至此平息。不久,以张春桥、姚文元为首的上海市革委会的材料组,竟把“伍豪等脱离共产党启事”编进了他们的55期《抓叛徒简报》。他们这样做意欲何为?明眼人一见便知。人们不能不提高警惕。这也说明江青等中央文革的人并没有因为有了毛泽东的批示而罢手。因为毛泽东只批给了“文革各同志”,连政治局成员也不知道。

心细如发的周恩来不得不又做了许多工作,又在1972年中央批林整风汇报会上根据毛泽东嘱咐,详细讲了“伍豪事件”的来龙去脉。同时,对自己的这次讲话进行录音,然后由邓颖超亲拟一个题目,叫《关于国民党造谣污蔑地登载所谓“伍豪事件”问题的报告——周恩来同志1972年6月23日晚在批林整风汇报会议上的报告》,再根据周恩来的录音整理成文字稿,文末注明“地点:北京人民大会堂东大厅”。

当时毛泽东和中央的要求是,周恩来的这个讲话录音和根据录音整理的记录稿及有关文献材料,都作为档案,保存到中央档案馆。同时由各省、市、自治区党委也各保存一份,以便党内都了解这一事件真相,防止以后再有人利用它制造事端。但是事后却一直无人落实,这就迫使周恩来又不得不在自己进入手术室前,怕自己万一下不了手术台而留下这个历史问题。所以,就有了周恩来临上手术台前令人痛心的这一幕。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

转载请联系《党史博采》

侵权必究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