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8日,备受瞩目的济南地铁3号线竣工通车。3号线开通后,地铁供电系统的正常运行是列车运行、车站及区间照明、通风和通信不可或缺的。济南地铁三号线通车时,记者采访了三号线供电系统的技术人员,了解他们为通车所做的努力。

“参与从设计到安装的每个环节”

供电中心确保“小蓝”正常用电。

地铁牵引供电系统由接触网和变电站两部分组成,其中接触网是沿地铁线路架设的为电力机车供电的一种特殊输电线路,是地铁工程主框架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地铁通过受电弓从接触网获得电力,为列车照明、制冷等提供电力。在列车运行期间,只有持续供电,接触网才能保持正常运行。

安桂蕾是济南轨道交通集团运营公司供电中心接触网专业技术工人。他于2018年开始参与济南地铁建设,先后负责济南地铁1号线和3号线接触网的维护。在到达济南轨道交通集团之前,安师傅从一个施工单位开始进行接触网施工。从以前安装悬链线到现在维护悬链线,安桂蕾经历了工作理念的转变。“我过去从事安装,专注于如何进行高效施工。当我来到济南地铁时,我从建筑方面转向了维护方面。我的任务是确保3号线悬链线安装后保持良好的工作状态,”安桂蕾告诉记者。

在整个地铁系统中,接触网供电系统是不可替代的。一旦接触网发生故障,火车将会失去动力,这很可能导致停运。为了确保地铁能够可靠地从接触网获得电力供应,从而安全运行,地铁系统对接触网的选择和维护非常严格。

为了确保地铁3号线的及时开通,安桂蕾和另外两名同事从今年4月开始参与了3号线的接触网工作。“我们参与了3号线接触网的设计、投标和施工的各个环节。安桂蕾的同事、三号线供电技术助理工程师赵中峰告诉记者,从三号线初期接触网参数和位置的确定,到招标文件的控制,到与施工单位的对接以及施工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我们必须确保在三号线开通前对接触网进行最清晰、最全面的控制。

据了解,在三号线接触网的施工过程中,安桂蕾和他的同事从三号线接触网安装的第一天起,就按照同时施工和参与的原则对项目进行全面监督。「我们跟进业主立案法团在物料调动、设备运输、安装及试运行等各个环节,从而全面参与建造过程。为了保证施工质量,一旦在大修期间发现施工不符合要求和作业安全理念,我们将及时向施工方提出情况,并督促施工单位及时改进,”赵中峰告诉记者。安桂蕾告诉记者:“正是因为我已经安装了悬链线,并且熟悉设备安装的各个方面,并且对设备的重点和难点了解得更多,所以更容易发现悬链线安装过程中的问题。”。

面具一小时后变黑。

隧道里的工作面临多重考验。

今年4月至9月,安桂蕾和他的同事们夜以继日地工作了5个月之后,地铁3号线的接触网在9月15日之前就被接受了。安桂蕾是参与三号线接触网维护的三名技术人员之一,经历了三号线接触网准备过程的艰辛。

从今年4月开始,安桂蕾和他的同事将负责检查3号线主线(地铁地下段)的接触线。据他介绍,最初进入3号线隧道时,地下条件非常复杂。

安桂蕾说,在进场之初,三号线没有安装照明设施。技术工人不得不依靠个人照明工具在完全黑暗的环境中施工。“在那个阶段,我们通常在隧道里使用头灯或手电筒,”安桂蕾告诉记者。此外,未经处理的地下隧道也给施工人员的身体感受带来许多不良体验。

“当我刚从3号线的隧道下来时,已经是初春了。地下仍有大量积水,而且里面非常潮湿。感觉温度比外面低得多。我和我的同事通常会再加一件外套保暖,”安桂蕾告诉记者。据了解,即使在八月炎热的夏天,由于地铁内部和外部的温度差异很大,许多工人不得不穿外套进入隧道施工。

除了寒冷和潮湿,技术人员还必须克服地下建筑中灰尘和噪音大的问题。“通常,我们进去一两个小时后,我们戴的面具会变黑,”安桂蕾告诉记者。同时,由于隧道内通常有许多专业交叉施工,隧道内的声音分贝通常会明显高于日常环境。“有时不同的部门如轨道专业、房屋建筑专业、装饰装修会同时进行施工。在施工紧张的时候,因为工程量太高,人员之间的沟通只能靠咆哮,”安桂蕾说。

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安桂蕾和他的同事们经常每天在隧道里呆十多个小时。“平均来说,我们每天必须在主线上行驶15公里。有时我们骑自行车从一个车站到另一个车站,有时我们只能在车站内走10多公里,”赵中峰告诉记者。

今年4月,为了准备稍后安装母线接触线,安桂蕾和他的同事将对安装的化学锚栓进行拔出试验。据了解,3号线全线有4500多个点,每个点有4个化学锚栓。按照一定的采样率,安桂蕾和他的同事需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对18000个地脚螺栓进行抽样检查。根据技术要求,每个地脚螺栓的拉拔检验时间需要3分钟以上。为了使采样速度与施工速度同步,安桂蕾和他的同事们通常在采样期间从早上9点到凌晨4点工作。安桂蕾告诉记者:“早上检查后,我们通常休息一上午,然后继续工作。”。

高风险因素

每次我去地面,我都会召开一个安全期望会议。

在接触网大修期间,安桂蕾和他的同事必须克服高空、高压和交叉施工可能带来的风险。

据一名导游说,在维护3号线的过程中,他们必须用梯子在离地面4.05米的高度进行操作。根据国家标准gb/t 3608-2008《高处作业分类》,在可能坠落的坠落高度基准面2m(含2m)以上的高度作业称为高处作业。为了确保施工安全,安桂蕾和他的同事们必须为每一项施工采取一些安全措施。

“每次进入施工环境,我们都要携带大约30公斤的工具和劳动保护设施进行施工和安全保护。与此同时,我们必须佩戴安全帽、荧光服装、安全带和照明设备,”安桂蕾告诉记者。

每天午夜11: 00至4: 00,是列车的集中运行时间,全线必须断电检修。为了对接触网进行大修,供电中心制定了年度检查、月度检查和周检计划,以确保接触网的所有环节在一年内至少可以进行一次维修和检查。赵中峰说:“对于重要部件和薄弱环节,我们将缩短检查周期,增加维修和检查次数。”。

悬链线是系统的通用术语,包括隔离开关、接触线和其他辅助设备。检查的每个部分都不能错过。“有时,为了对各种设备进行尽可能彻底的检查,检查只能通过熬夜来进行。五个小时的检查只能超过200米,一个晚上可以检查的距离非常有限。”

与检查网络电缆的艰苦工作相比,高压给工作带来的风险不容忽视。安桂蕾表示,3号线接触网的电压设定在1500伏,这很容易导致严重的安全事故。赵中峰告诉记者:“为了防止高压带来的风险,我们在每次操作前都严格执行断电、验电和接地线的步骤。”。

据介绍,在三号线的施工过程中,各专业并不单独施工。每个专业都要在隧道、装修、设备安装等方面的交叉施工环境中工作。这种环境不仅会给各种工作带来一些干扰,也会给员工的人身安全带来一些不确定性。“对于每个人的工作,我最担心的是个人安全。赵中峰告诉记者:“每周开会时,我都会特别强调安全,把个人安全放在第一位。”。

安桂蕾告诉记者,每天地下施工前,施工队成员将在当天开工前召开安全预报会议。安桂蕾对记者说:“通过安全预演会议,我们将根据每天的工作内容提前预测和准备可能出现的安全问题,以便我们的安全措施能够更加到位。”。

林露,齐鲁晚报,齐鲁一点记者

寻找记者、寻求报道、寻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您在线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