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城今日照片

顾健仍然记得十多年前,当他第一次离开家乡去郑州上大学的时候,高速铁路苏州北站现在的地块还是一片荒芜。

离开郑州去德国做了四年博士后,顾建本想在上海从事科学研究。然而,苏州市相城区的一份工作最终让他回到了家乡工作。

这个不同寻常的“英雄职位”吸引了基本工资为25万英镑的海外归国人员。就业后,他们将在政府机构工作,但他们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公务员。

经过层层选拔,顾健终于成功进入襄城科技局高科技部门,主要从事高科技企业的应用和管理。

虽然他远离自己擅长的科研前线,但顾健认为,工作一年多是“没有弹药的射击”。在襄城区的许多海外招商活动中,他充分发挥了自己的专业优势和良好的外语沟通能力。

然而,像顾健一样,在过去的两三年里,有多达138名海外归国人员被吸引到襄城区政府机关工作。此外,一大批高层次创新人才已经落户襄城,开始创业。此前,不太明朗的襄城正成为苏州另一个崛起的人才高地。

为什么这些高层次人才选择在襄城扎根?

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许多归国人员并没有掩饰他们对工资水平的满意,但同时,襄城区的活力、朝气、耐力和面貌让他们感到“很高兴你来了”。

依托苏州北站,现代高速铁路新城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由于与上海的时空距离缩短至23分钟,一度被视为“苏州低洼地”的襄城正成为长三角新的投资热点,并在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国家战略中得到凸显。

事实上,除了主动做好“枢纽”文章之外,以非常规招聘海归为代表的一系列改革措施和决心也是“黑马”襄城实现“弯道超车”的内在基础。

不拘泥于一种模式,巧妙地吸引了大量回归者

去襄城和顾健一起工作的归国人员中有戎梵,一个在英国学习多年的“金融天才”。目前,他在苏州高速铁路新城从事招商引资等工作。

他仍然记得那是2018年2月1日。早上,他刚刚正式向新的高速铁路城市报到。下午,他与团队前往北京,讨论襄城科技金融工业园与一家资本公司的合作事宜。

如此快的工作速度并没有让戎梵感到无法忍受。相反,这完全符合他的期望。“襄城的发展潜力就在那里,这意味着你展示的舞台也非常广阔。”戎梵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此前,他曾在苏州的另一个“明星区”工作。在他看来,当时的襄城并不十分引人注目,也不是高层次人才的优先领域。

但现在,襄城已经成为高端人才库之一。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已有138名各类海归在襄城区行政单位和乡镇工作,各司其职,各显所长。

2001年,原吴县市被分为两部分,南接吴中区,北接襄城区。襄城区仅占吴中区面积的一半左右,人员编制水平明显低于吴中区。

襄城区委员会常委、组织部部长葛玉红表示,近年来,为了支持襄城在工业、招商引资、城市规划建设方面的发展,襄城区除了定期招聘公务员和事业单位外,还根据襄城发展的实际需要,更加灵活地招聘了“海归”等高层次人才。

葛玉红表示,该地区已经委托第三方每季度评估一次回归者。如果整体考核优秀,明年将在25万基本工资的基础上提高8%。与此同时,回返者还享受一系列政策,如购房补贴和捐款奖励。

襄城也考虑到了现实生活的细节,如接纳海外归国人员的子女。例如,在新的高速铁路城市工作的戎梵在同一栋建筑的三楼的幼儿园里有孩子。"所有这些担忧在区内已基本得到解决。"戎梵说。

“一个窗口验收,全科服务”,新品牌行政审批

这条汹涌新闻的记者指出,襄城打破常规吸引海外人才,并引发其他区县纷纷效仿。这是在体制改革的背景下进行的。

根据襄城区委组织部的消息来源,襄城对大部分系统进行了“大部门改革”,削减了25%的部门,减少了职能的重叠和重叠。

为了提高行政效率,襄城区行政审批实现了“一窗口受理”,改变了各部门业务窗口“独立运作”的局面。

据报道,改革后,“两滴一改进”已经成功实现,即窗口减少64%,人员减少35%,但服务效率明显提高,“一窗口受理和全科服务”的襄城品牌已经成功推出。

在纵向上,襄城进行了国土改革,将以前由区级部门管理的基层站的资源以及由基层财政资源支持的学校和医院“下沉”,赋予乡镇权力下放和压缩基层单位的责任。

例如,在襄城区的62所中小学中,只有9所由区管理学校保留,其余全部转移到乡镇街道管理。在人事任命方面,除“最高领导”校长外,其他副校长由乡镇统筹任命。

相应地,乡镇行政体制改革,特别是经济发达的乡镇行政体制改革继续深化。

在汤唯这个省级经济发达的城镇,镇行政审批局有一个24小时营业的“便利超市”,里面装满了各种自助机器,可以用作公共交通卡、水电等。

汤唯镇相关官员表示,依托省级“不开会审批”标准化试点改革,汤唯成功建立了“全科、全网、全时间”的新型政府服务模式,目标是“一户一业”。

在汤唯,原本属于9个部门的执法事项已经合并。汤唯镇综合行政执法局副局长胡海刚清楚地记得,过去镇上有一家渣土运输企业,运行、泄漏、泄漏非常严重。然而,执法很难,过去主要是劝说。

如今,综合行政执法局可以根据相应的标准对其实施行政处罚。胡海刚告诉澎湃新闻,在第一个月,他们发布了30多项行政处罚,但在服务目标标准化后,处罚数量逐渐减少。

“我们比企业更焦虑。”

在襄城区行政审批局,该局项目审批处处长周颖翻出厚厚的《襄城区在建工程总结》,记录了已拍摄但尚未开工、不同进度在建工程的进度。

这不同于过去等待企业来办事。现在,用周颖的话来说,“我们和企业进退两难,甚至比企业更焦虑”。

根据他们的介绍,他们将定期向区领导汇报项目进展情况,并定期跟踪和推广企业。例如,回答问题和提供有针对性的咨询将被组织为临时“卡住”的项目。

同时,对于每个项目,都有相应的服务微信群。员工将根据不同的审批节点及时向企业人员发送提醒。

值得一提的是,小组中不仅有区级部门工作人员,还有乡镇的“项目审批代理人”。襄城区规定,每个乡镇原则上不得少于两个乡镇级代理人。

顾名思义,代理的主要职责是“跑腿”对于企业和项目来说,它不仅是“一个窗口接受”,而且还享有“一个专员”的服务随叫随到。

例如,阳澄湖镇的代理人严莹莹负责在等待土地手续完成的同时提前两个月完成后两个月的工作。

经过统一培训后,代理熟悉所有流程,因此他们擅长同步可以同步和交替处理的流程。如果由企业自己处理,效率会大大降低。

据周颖介绍,在襄城,一个项目只需要两个多月就可以启动。“但在过去,从项目启动到开工建设,半年已经很好了。”周颖说。

根据襄城区在建工程总结,襄城区王庭镇的精密元件生产线项目从5月15日到7月29日只需75天就能完成并获得施工许可。

据公开报道,2018年,襄城区整体商业环境评价结果在江苏省96个县(市)中排名第10,在苏州排名第2。

去年11月9日,江苏省“无会议批准”标准化试点工作成果报告会议在襄城召开。不开会审批的“乡城惯例”在江苏省得到了推广。

长江三角洲的襄城板块隆升

没有破碎,没有站立。

襄城区常委、组织部部长葛玉红感叹,襄城区的体制改革过程实际上是一个自上而下统一思想、逐步形成共识的过程。

在她看来,思想和理解的统一是行动的先导。体制机制改革的目标是为襄城的快速发展创造良好的商业环境,提高政府服务效率。

过去,由于制度的制约,存在着“升温降温”的现象。换句话说,上述目标,但下面缺乏及时跟进和推广的动力。但是现在,乡城干部充满了活力和能量,这给了他们一个鼓舞。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2018年8月,昆山新任党政一把手组队后首次外出学习,选择苏州工业园区和襄城区。昆山作为中国“最强的县级城市”,为什么要向国内生产总值只有五分之一的襄城学习?昆山市委书记杜小刚当时表示,他将从苏州工业园区学习一个单词“new”,从襄城学习一个单词“spelling”。

刚刚建成的襄城基础相对薄弱,绰号很多。例如,“苏北”、“苏中萧条”、“苏北大饥荒”等。

然而,随着高速铁路苏州北站定位的不断完善,襄城建设枢纽经济和R&D经济的优势越来越突出。特别是随着这批优质工业项目和R&D机构的到来,襄城也摆脱了苏州“经济萧条”的刻板形象。

未来,京沪高速铁路将在苏州北站与连接苏州、永嘉和苏州的南北高速铁路合并。在今年的全国人大和全国人大期间,全国人大代表、苏州市市长李亚萍甚至呼吁“将苏州北站建设成为长江三角洲的国家高铁枢纽”。

今年9月,江苏省委常委、苏州市委书记兰邵敏在昆山的一次调查中提到,要实施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国家战略,必须加快虹桥-昆山-襄城合作机制的建设和完善。

此外,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江苏省政府研究室副主任沈贺在今年3月的一次公开活动中表示,襄城原本是苏州的一个规划农业区,但现在正依托苏州北高速火车站建设一个新的高速铁路城市,部署三大产业:科技研发、科技金融和文化创意产业。沈贺甚至认为,襄城未来将成为江苏乃至中国“最具爆炸性和潜力的城市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