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白菜送彩金无需申请 - 条件反射,你的孩子写作文有这个问题吗?

送白菜送彩金无需申请,我讲的是写人、记事、描景、状物的文学写作。

再讲简单粗暴点,就是小学生的记叙文写作——都在犯这个错:遣词造句,用别人的体验替代了自己的体验,是一个机械的条件反射的结果,而不是身临其境的体验的结果。究其原因,是“好词好句”积累的后果,是对付应试而进行重复训练的后果。

举个老掉牙的例子:高兴,总是一蹦三尺高的;眼睛,总是水汪汪的会说话的大眼睛;着急,总是像热锅上的蚂蚁。——曾有好多教师指出过这个问题,说是假话、空话、套话。当然有这个成分在,且还占了绝大多数。但是,我对这样子的习作还是能够接受、表示理解的,因为这只是一个写作训练,一种修辞修饰的训练,或者说是一种模仿,只是火候不足、功力弱了一点而已,一下子就被别人识别了。再者,真的有孩子高兴是一蹦三尺高的,当然“三尺”是夸张手法,“一蹦”是实际情况。那么,这个孩子写“一蹦三尺高”是真情实感的,所以,不必要在这个问题上套一个大帽子,不必要一棍子去打死,但是,得注意、提防这个问题。生活中的问题,总是千丝万缕的,不可能一刀两断干干净净;解决问题,过犹不及,“一刀切”“一棍子”是方式,本身就是有问题的。所以,小心提防,宽容对待,适时引导。

在课堂作文教学中,教师应该是了解学生的情况的,所以,对学生在作文中表现出来的类似的问题是能够有把握去判断的。然后,引导学生作发散思维,跳出条件反射,而用自己的感官去体验,再来说自己的话。当然,前提是教师要有这样的觉悟:

一、词句本身没有好坏,运用词句只有适合不合适;

二、词句的表达不以“新鲜老旧”定优劣。王尔德讲:第一个用花比喻女人的是天才,第二个用花来比喻女人的是庸才;第三个用花来比喻女人的是蠢材。——此刻,我们这世上有多少“蠢材”?所以,不要因为大量出现“高兴得一蹦三尺高”而主观断定它是不好的。其实,只是你看得多了,产生审美疲劳了,但对学生来说,他在这篇作文中这样写,还是第一次呢。所以,还是定词句优劣落在这个点上,词句的表达是否恰当,如果恰当,哪怕老掉牙了,也是可以的。反过来说,即使只有一个学生写“着急得像一根爆裂的水管,喷射起来”,这很新鲜,但若不是这个学生的真实体验,哪怕它再好,也是要提防的,这说的是别人的话,不是自己的话。

一写大扫除,就是“热火朝天”;一写春天,就是“万紫千红”;一写梅花,就是“香自苦寒来”;这样的“条件反射”对写作来说是个灾难。就跟微信后台的关键词回复一样,一输入“春天”,就蹦出“万紫千红”,机械操作。就以梅花为例:“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这些都是梅花,但都是不一样的。就像黄豆,可以做成豆浆、白豆腐、油豆腐、香干、腐皮、黄豆酱、臭豆腐……这是开放性的,阳光般发散的,一生二的。正是这种“一对多”的关系,源自不同的视角、个性的体验,保证了表达的丰富。不论遣词造句,还是行文立意,都该如此,就像我之前老是讲的辣椒,凭什么辣椒一定要火辣辣?我只觉得微微辣,行不行?

一个刚接触写作的小学生,练习写作,我觉得三个阶段走:一、遣词造句;二、谋篇布局;三、抒情言志。

遣词造句,是基础,主谓宾定状补的规范表达,基础训练。

谋篇布局,是结构,即我讲的“教写作从大处入手”,有章可循。

抒情言志,是个性,写作写的是我自己的话,表达的是我自己的想法。到这一阶段,谨防“机械的条件反射”。

除去写作,在阅读中也有这样的“机械的条件反射”:《三国演义》中最喜欢谁?庞统。错!答案是诸葛亮。真是神了!以己之心“夺”人之心,可诛!

在阅读理解题中,答题是有套路的,——题海战术,密集到没有思考的时间,拼的就是谁是条件反射快。甚至,有的学生可以做到,题目读一半,就知道哪个选项是正确的。佩服!

不谈小学生阅读要做题这回事。就是我们大人在阅读中,也是满足于“干货”。但别忘了,那些干货是属于那个作者的,对你是否有益呢?说不准。所以,要在阅读的过程中,是否有情感的共鸣,是否有观点的碰撞,是否有智慧的觉醒,等等。阅读一定是自己去读,别人帮不了你的。就像我第一次通读《水浒传》,于我印象最深的竟是一句词“壮怀寂寞客囊殚。旅次愁来魂欲断”。阅读是与作者交谈,与自己内心交谈,我们总是在比较(与自己的生活感悟比较)中阅读、体会、知觉。哪怕是同一本书,在不同的时间去读,我们都有不同的感受,因为我们一直在生活中变化。阅读一如写作,没有标准答案。

我以为写个五六百字就能把心里的想法剥出来,讲清楚。结果写了一千多字,好像还是没有讲清楚。言传没达到效果,那也只能意会了。

最后,赏读:

浣溪沙·握手临期话别难

《水浒传》

握手临期话别难,山林景物正阑珊。壮怀寂寞客囊殚。

旅次愁来魂欲断,邮亭宿处铗空弹。独怜长夜苦漫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