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假期是一些在国外学习和工作了很长时间的海外游客回国的时间。张琰博士就是其中之一。她有特殊的地位。她是上海龙华医院摩洛哥医疗救护队传统治疗部的成员,她在摩洛哥近一半的医疗救护工作即将开始。张琰擅长针灸,小银针为她赢得了许多“外国粉丝”。

国庆节前的这个星期,在门诊,一个又一个病人对张琰说:“严医生,祝你假期愉快!祝你和你的家人幸福。祝你国庆节好运!你的国家太棒了!......我爱你!我爱中国!

“每次我看到这些摩洛哥人,我都会在我面前竖起大拇指说——我爱中国!我的心暖了起来。这是过去40年来由医疗工作者团体形成的中国形象,他们带着专业、爱国和仁慈的心一点一点地聚集在一起。”张琰说。

去年10月20日,张琰作为上海中医药大学第17批摩洛哥医疗队成员,赴摩洛哥开展为期两年的医疗救助工作。她的摩洛哥穆罕默迪团队是摩洛哥唯一的中国医疗团队,接受来自摩洛哥各城市的患者,甚至是来自欧洲和美国度假的游客。

“针灸是中国特色的专业。它不仅是一种治疗方法,也是一种文化象征。它承载着浓厚的中国风格、厚重的中国哲学和中国五千年文明的智慧……”说起他的特长,张艳很自豪。

她接待了一名有10多年历史的摩洛哥中风后遗症患者。她在摩洛哥的其他地方也有针灸。当她听说这里有针灸时,她特地来了。病人很瘦,虽然偏瘫更不方便,但她的女儿非常干净利落地照顾她。她的右腿偏瘫,上肢严重高渗,语言不清。张琰用施氏的恢复意识和开窍法来选择患侧的内门。整整10秒钟,紧握的手慢慢松开。病人不敢相信地睁大了眼睛,用模糊的语言说:“你太棒了!”

那一刻,张琰深深感到,病人对医生的信任是建立在医生的“奉献”基础上的。

针灸诊所的一个特点是一般内科没有系统的划分,所以张琰和他的同事可以说妇孺内外兼修。有一次,一位母亲带着她的儿子来了,说她的儿子有社会适应障碍,但是根据张琰的经验,是母亲过度焦虑和控制。

随着理解的加深,张琰发现,在他来到“中国医生这里想办法”之前,这对母子在很多方面都没有寻求治疗。接收孩子后,孩子的母亲还说她有睡眠障碍,需要治疗,所以张琰为孩子的母亲制定了一个治疗计划,重点是抗焦虑和镇静,并为男孩制定了一个调理计划。

看到男孩的学校即将开学,治疗即将停止,张琰抽出时间与男孩进行了“一对一”的交谈。“根据我对你的评估,你没有疾病,而且我们最近的治疗也帮助你的身体进入了一个更加平衡的状态。你可以像其他人一样享受你的学校和生活……”

谈话结束时,张琰觉得孩子的眼睛里有光。这是他第一次拜访时没有的表情。“一个人的身心是一个整体,如果他对人有最初的兴趣,他将有机会帮助病人协调他的身心。”

“我在摩洛哥工作了将近一年。起初,有些病人怀疑针灸的疗效,但当我第二次回来时,我的状态会完全改变,带着喜悦和更多的信任...在文化差异很大的地方,用语言解释和阐明我们的中医理论和操作往往有很大的障碍。此时,疗效是医学最大的共同点,我们外籍医生卓越的专业技能是这一共同点的最大保证。”张琰说。

张琰记得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之际,她也在国外工作。诊所门口的电视正在极其壮观地播放北京的阅兵。“当时,我的门诊也是由欧美病人主导的。我可以听到他们在讨论‘今天是中国的国庆节,这是中国的阅兵,这太棒了,中国太棒了!’那天,我充满了兴奋。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生动地感受到作为一对中国儿女的民族自尊心,以至于今天可以真正地读到。"

张琰说,作为一名医生,一个人可以周游世界,治疗一个又一个生病的身体,但“第一颗心”永远是祖国。不管外面的世界多么美好,只有与祖国共命运才是行走世界最稳定的基础。